济和案例 |“房改房”中已死亡配偶工龄折算优惠的财产价值计算

王某的丈夫李某于1985年去世,双方共有3个子女。

2010年,王某享受了其与丈夫李某共计58年的工龄(其中:王某24年工龄、李某34年工龄)的优惠减免政策,购买了其承租的本单位优惠出售公房的完全产权。房屋总建筑面积为79.25平方米,成本价1560元/平方米,实际支付房价款为人民币61 724元。王某支付全部房价款后,取得房屋所有权证。

2021年,王某子女委托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提起继承诉讼,要求继承该房屋中其父亲李某所占的份额。

王某认为:该房屋系王某在丈夫李某去世25年后,用自己的钱购买,房屋所有权证也登记为王某单独所有,该房屋中不含有李某的财产权利。


争议焦点


1、“工龄优惠”是否属于财产权益

很长一段时间内,在类似案例的司法实践中,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复函和建设部答复截然相反的效力之争。

最高人民法院的复函源于重庆市司法局和江西省司法厅就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夫妻共同财产问题请示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考虑到该类争议比较普遍,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在征求建设部住宅与房地产业司意见后,遂决定征求最高人民法院意见。

重庆市司法局请示的案例是:张某的丈夫李某于1990年去世,张某于1996年6月享受了与其夫李某共有70多年工龄的优惠减免政策,购买了本单位优惠出售所住公房的完全产权。张、李夫妇共有4个子女,张某欲立遗嘱将房产全部留给其四子一人继承,公证处对于张某是否对该房产拥有完全的处分权意见不一致: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是用自己的钱购买本单位的住房,因此她有权处分该房产;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虽是用自己的钱购买的完全产权,但她是以夫妻双方名义购买的,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第三种意见认为,张某购买此房时,虽然是以自己和亡夫名义购买的完全产权,但购房款则是张某一人出资的,因此张某在处分该产权时可将以亡夫工龄名义购买的产权部分折算成房价视为共同财产后,才有权处分该房产。

江西省司法厅公证工作处请示的案例是:唐某的丈夫雷某于1995年去世,唐于1997年8月参加所在单位房改,按政策享受了其与雷某的工龄补贴后,购得所住房屋一套,并领取了产权证。唐某欲申办遗嘱公证,将该住房的全部产权留给其小女儿继承,在办证过程中,公证处对该房改房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唐某能否处分该房屋的全部产权产生分歧;一种意见认为,该房屋在购买时已享受了雷某的工龄补贴,因此该房屋的产权中含有雷某的产权份额,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适用处分夫妻共有财产的有关法律规定;另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我国《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唐某在该房屋购买前其丈夫已经死亡,双方的婚姻关系已经终止,因此该房屋不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唐某有完全的处分权。

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司研究后认为:夫妻一方死亡后,夫妻关系自然终止,另一方购房时享受的死亡一方的工龄补贴是一种带有照顾性质的政策补贴,不是死者的财产或财产权益,因此不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但由于对工龄补贴的法律性质把握不准,鉴于房改政策和房改房的产权界定由建设部负责,遂征求其意见。

建设部住宅与房地产业司的答复是:按照目前我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有关政策,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有住房以城镇职工家庭(夫妇双方)为购房主体,且每个家庭只能享受一次;公证申请人按房改政策购买住房时享受了其已死亡配偶的工龄优惠该住房应当视为其夫妇双方共同购买,即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

考虑到在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得的公房是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具有普遍性,以及争议可能涉及到诉讼等,司法部律师公证工作指导司在收到建设部答复后,又征求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

最高院2000年2月17日《关于在享受本人工龄和已死亡配偶生前工龄优惠后所购公房是否属夫妻共同财产的函的复函》(法民字[2000]第4号):夫妻一方死亡后,如果遗产已经继承完毕,健在一方用自己的积蓄购买的公有住房应视为个人财产,购买该房时所享受的已死亡配偶的工龄优惠只是属于一种政策性补贴,而非财产或财产权益。夫妻一方死亡后,如果遗产没有分割,应予查明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还是配偶一方的个人所得,以此确认所购房屋是夫妻共同财产还是个人财产;如果购房款是夫妻双方的共同积蓄,所购房屋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

2013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废止 1997年7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期间发布的部分司法解释和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第十批)的决定》(法释〔2013〕7号)以“与现行房改政策不一致”的理由废止了[2000]法民字第4号解释。

因此,在“房改房”权属问题的判定上,建设部答复的政策精神体现了国家房改政策的连续性,体现了对我们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特定历史及其沿革的尊重,体现了对民事活动等价有偿原则的尊重,也体现了政府尊重已去世职工的权益,承认他们对社会、对家庭所做的贡献,有利于保证全社会的公平正义。

“房改房”中“工龄优惠”这种政策性优惠福利相当于是对职工的一种工资差额的补偿,只是表现形式不同于一般的财产,但仍属于是财产性权益。职工生前没有实际取得,并不能就此否定他对这种财产性权益的拥有资格。根据现行房改政策,房改售房并不会因为一方死亡而受影响,在职工去世后,这种财产性权益通过配偶的购买行为转化为房屋形态,将工龄优惠折扣通过房价表现出来。

我国《民法典》规定了公民享有遗产继承权。被继承人死亡后无遗嘱的前提下,其遗产可以由法定继承人继承。被继承人死亡后通过折算其工龄优惠购买其生前承租公房,将其本应享有的权利补偿给其继承人,也符合特定时期房改政策的精神。

因此,购买“房改房”享有的工龄优惠,具有人身属性且具有财产性质,属于财产权益,可以在折算后进行继承分配。


2、“工龄优惠”的财产权益价值如何计算

实践中的做法及评价通过对部分判决书的研究以及笔者自己经手的案例来看,购买房改房时同类商品房的房屋市值数据基本上是难以获得的,法官一般会按照购买公房时若无工龄优惠本应支付的成本价总额计算当时的房屋市值。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继承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2018年6月11日[2018]第9次会议通过)第6条明确:按成本价或标准价购买公房时,依国家有关政策折算已死亡配偶一方工龄而获得政策性福利的,该政策性福利所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应作为已死亡配偶的遗产予以继承。该政策性福利所对应的财产价值计算参考公式:(已死亡配偶工龄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购买公房时房屋市值)×房屋现值。


处理结果

案件在法院审理期间,作为代理律师,积极促进了各方当事人协商,为避免不必要的评估鉴定程序,结合房屋中介机构的挂牌价,各方均认可涉案继承的房屋现值为人民币480万元。

本案中涉案继承房屋若无工龄优惠,本应支付的成本价总额(建筑面积【含阳台】*当时每平方米房屋的成本价格):79.25㎡×1560元/㎡=123630元;

已死亡配偶(被继承人)工龄(34年)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成本价123630元-实际支付房价61724元)×[ 34年÷(34年+24年)]=36289.72元。

故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前述继承纠纷案件的疑难解答所给出计算政策性福利对应财产价值的参考计算公式:(已死亡配偶工龄对应财产价值的个人部分÷若无工龄优惠本应支付的成本价总额)×房屋现值,即,(36289.72元÷123630元)×4800000元 = 1408967.69元,本案中,被继承人34年工龄对应涉案继承房屋的财产价值现为1408967.69元。

最终,各方当事人对此无争议,在法院主持下,按照法定继承比例达成了和解,法院据此出具了民事调解书。

本文案例由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维锋律师团队提供‍



版权所有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9号楼10层 

电话:010 - 85852727

备案号:京ICP备13043925号-1


首页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