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和案例 | 周某某与中央电视台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

案情回放

        周某某自述其于1995年7月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入职中央电视台经济部,直至2009年12月31日离职,合计工作时间14年半。由于当时中央电视台的用工制度不规范,其与大多数临时招聘的员工一样,在2004年中央电视台成立下属人力派遣公司之前,中央电视台并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最近,周某某在办理社保时被告知在2004年之前,社保存在中断情形,需要办理补缴手续,而补缴社保还需要原用人单位办理。周某某在联系中央电视台后,无人能为其办理社保补缴手续。

        基于此背景,2020年9月,周某某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请求确认其自1997年5月至2004年8月期间与中央电视台存在劳动关系。中央电视台答辩称:从未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确认劳动关系时间距今20年,时间久远无法核实是否提供临时劳务;仲裁请求超过了仲裁时效;请求依法驳回周某某的仲裁请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后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应该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周某某于2009年离职,2020年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已经超过仲裁时效,裁决驳回周某某的仲裁请求。

        2021年11月,周某某委托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中央电视台,认为现有证据足以证明其与中央电视台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且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属于确认之诉,不适用诉讼时效规定。中央电视台仍坚持劳动仲裁时的抗辩理由,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周某某的诉讼请求。  在劳动仲裁和法院审理期间,周某某提交了在中央电视台工作期间的信件、照片、慰问信、表彰名册、名片以及报纸报道等证据来证实双方存在劳动关系;中央电视台则没有提交相关证据,口头答辩称因为时间久远、人员流动频繁,已经无法核实双方是不是存在临时性劳务。

        2021年11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确认周某某与中央电视台自1997年5月10日至2004年2月29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判决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生效。


本案法律分析

一.在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劳动关系如何确认?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

 (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

(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

(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

 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

  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

  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

四)考勤记录;

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

其中,一)、三)、四)项的有关凭证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根据上述规定可知,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与监督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事实劳动关系是指无书面劳动合同而存在劳动关系的一种客观状态,只要客观上存在劳动关系,就可以认定为事实劳动关系。

本案中周某某与中央电视台均符合法律规定的成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周某某提供了大量证据如信函、名片、工作服照片、表彰名册、报纸文章署名等,从外在特征来看,足以证明周某某与中央电视台之间存在事实上的用工关系。而中央电视台作为用人单位,应就与周某某建立与解除劳务关系的时间提举证据,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在此情况下,原审法院采纳了周某某的主张,确认其与被告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二.确认劳动关系是否受诉讼时效的限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该规定并未规定确认之诉适用诉讼时效制度。

本案中周某某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对其与被告中央电视台之间的的劳动关系进行确认,不属于一方当事人向对方当事人主张债权请求权的给付之诉,系确认之诉,属于形成权。

确认之诉表现为当事人以提出请求的方式要求法院或仲裁机构对相关民事法律关系存在与否做出裁判,但确认请求权属于程序请求权,而非实体请求权。在确认之诉中,诉讼对方不负有承认的义务。确认之诉既然仅是由法院或仲裁机构对诉争的民事法律关系存在与否作出裁判,自然也就不存在通过强制执行方式强制对方当事人履行裁判主文内容的必要。相应的,诉讼法意义上的程序请求权并没有适用诉讼时效的理论依据,因此本案中关于劳动关系的确认,不属于适用诉讼时效的情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的下列劳动争议,适用本法:(一)因确认劳动关系发生的争议;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因此,在司法实践中,也有观点认为确认劳动关系不能脱离劳动争议,既然劳动争议有一年仲裁时效期间的规定,确认劳动关系也应受一年仲裁时效期间限制。包括江苏、天津、江西、广东、黑龙江、内蒙古、山东、四川等多地的高级法院相关的案例是持此类意见。


本文案例由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维锋律师团队提供

版权所有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9号楼10层 

电话:010 - 85852727

备案号:京ICP备13043925号-1


首页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