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继承与遗嘱的“联姻”


传承实例

陈兴亮与孔萍瑶在2016年9月份结婚,双方均系再婚。

因再婚前陈兴亮与前妻之子由陈兴亮抚养,孔萍瑶与前夫之女由孔萍瑶抚养,考虑到工作压力及经济负担问题,两人婚后未生育共同子女。

婚姻初期,两人感情尚可,后因男方有同性恋行为,夫妻生活不和谐,再加上两人出现矛盾后缺乏有效沟通,导致感情逐渐变淡。孔萍瑶作为原告向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审理后认为两人均系再婚,又是自由恋爱,婚前沟通良好,且婚后拥有近四年的共同生活,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双方因家庭琐事及缺乏沟通发生争执,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夫妻感情,但并不足以导致夫妻感情破裂,故驳回了孔萍瑶的离婚请求。

孔萍瑶本想上诉,后律师建议说,第一次起诉离婚如果法院判决驳回离婚诉求的话,上诉基本上是维持原判,没有意义,不如等一审判决生效后六个月再次起诉,判决离婚的几率会更高一些。最终孔萍瑶没有上诉。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孔萍瑶等待第二次起诉的六个月期间内,孔萍瑶的母亲(下简称“孔母”)因患乳腺癌医治无效去世。在孔母生前,因陈兴亮对岳母经常有不敬之词,故孔母也不待见陈兴亮。孔萍瑶的父亲(下简称“孔父”)看不惯陈兴亮打扮的女里女气,当初孔萍瑶与陈兴亮恋爱时就对其有负面看法,如果不是考虑爱女的面子,甚至连他们的婚礼都不想参加。因家庭矛盾太重,在孔萍瑶结婚后,两家几乎没有怎么来往。

孔母去世时,与孔父共有的财产有:一、北京市昌平区碧水别墅一套,登记在孔母名下,在2020年4月份价值在4800万元左右;二、北京市朝阳区常营中路某某小区商品房一套,面积为140平米,登记在孔父名下,在2020年4月份价值在700万元左右。上述两套房屋均无贷款。

孔母生前未留有《遗嘱》,其第一顺序继承人为孔父、孔萍瑶。孔萍瑶想到离婚判决生效后六个月之后还要再次起诉陈兴亮,如果和父亲共同继承了属于遗产的房产份额,则自己享有的份额面临被分割的风险,如何能够保全母亲留下的房产,令孔萍瑶非常头疼。

经过咨询第一次起诉离婚时的代理律师,律师建议孔萍瑶放弃继承权。后孔萍瑶给孔父写下书面的《放弃继承意见书》,随后孔父与孔萍瑶就遗产问题在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签下《调解笔录》,后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依法确认孔母享有的房产份额全部归孔父继承,事后孔父便将北京市昌平区碧水别墅变更登记至自己名下。

2020年10月份,孔父来到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在合伙人王秀全、郭万华两位律师的指导和见证下,立下自书《遗嘱》,在遗嘱中明确表示将上述两套房产在自己去世后留给女儿个人专有,不属于孔萍瑶家庭财产,与孔萍瑶配偶无关。

传承实务及法律分析

一、在孔萍瑶与陈兴亮感情破裂期间,孔萍瑶是否有权放弃继承?

依据《民法典》第1124条的规定,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以书面形式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在《民法典》施行以前,有关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法律规定主要体现在《继承法》第25条第1款,内容为: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

上述民事法律规定,为孔萍瑶放弃继承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在放弃继承时,应注意下列事项:

1.1放弃继承的时间应该是在“继承开始后”且“遗产处理前”,按照《民法典》1121条的规定,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与《继承法》第2条所规定内容一致。如果继承人在被继承人死亡前就表示放弃继承,这种放弃无论以什么形式作出,从法律意义上应该是无效的。如果在遗产处理后,继承人表示放弃的,其实质放弃的是所继承遗产的所有权,而非放弃继承权。

1.2在父母一方去世的情况下,如尚有一方健在,子女一般情况下不会提出遗产分割。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继承开始后直到健在一方(父或母)死亡前都未分割遗产的情况。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民法典》并未对继承人一方放弃继承作具体时间限定。

1.3在2021年1月1日《民法典》施行之后,放弃继承必须以书面形式作出。放弃继承是继承人对自己财产权利的重大处分,从法律上意味着不再参与被继承人所留遗产的分配,其所享有的继承份额将由其他继承人继承。

《民法典》第1124条的规定与《继承法》第25条规定相比,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对放弃的形式作了严格要求,即必须以书面形式作出明确的意思表示,而在《民法典》施行之前,《继承法》对放弃的形式并无要求。

1.4放弃继承的书面意思表示,可以向其他继承人出具,也可以向遗产管理人表达,如果继承人之间已经就继承问题起诉到法院,可以向人民法院作出。

如案例中的孔萍瑶就是向孔父作出的《放弃继承意见书》,在法院诉讼阶段,如孔父将《放弃继承意见书》作为证据使用,法院会核实该书面证据的真实性。

二、一方放弃继承权需配偶同意吗?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国首先得明白:第一顺序继承人和第二顺序继承人的范围。

依据《民法典》第1127条的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一)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二)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依据《民法典》第1129条的规定,丧偶儿媳对公婆,丧偶女婿对岳父母,尽了主要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

依据上述法律条文的规定,配偶一方在一般情况下,对公婆或岳父母的遗产不具有继承权。案例中,在孔母所留遗产未分割前,孔萍瑶放弃继承权是对自己权利的处分,并不需陈兴亮同意。

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继承人享有的是遗产的继承权而并非所有权。而继承权的取得,需要满足以下条件:(1)被继承人已经死亡;(2)被继承人留有合法的遗产;(3)继承人对该遗产依法享有继承权;(4)继承人在继承开始时仍然生存。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继承人能继承的遗产份额还处于未定状态,继承人尚未取得遗产的所有权,遗产既不属于继承人的,更谈不上是继承人及其配偶的夫妻共同财产,只有继承人实际继承遗产后,此部分遗产份额才能转移成为继承人的财产,继而配偶才对继承的财产享有共同所有权。因此,在继承人作出是否放弃继承权的意思表示时,遗产份额根本就还没有转化为夫妻的共同财产,所以也不可能会损害到配偶的利益。

三、在孔萍瑶放弃继承后,孔父另立《遗嘱》将全部财产留给自己女儿专有,该项财富传承安排是否合法?

在案例中,孔母生前未留有遗嘱,按照《民法典》第1123条(与《继承法》第5条,除表达方式改变外,内容上继续沿用)的规定,在没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情况下,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如孔萍瑶实际继承到相应的房产份额,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该继承的份额应为夫妻共同财产。

问题的关键在于孔萍瑶与陈兴亮的夫妻感情已经破裂并处于第二次准备起诉离婚的特定六个月期间内,让陈兴亮分割自己母亲所留的遗产份额显然并非孔萍瑶的本意,在其放弃继承的情况下,属于孔母的全部房产份额应由另一继承人孔父继承。在有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且碧水别墅登记在孔父名下后,孔父对两套房屋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所有权能。

考虑到孔母去世之前未留《遗嘱》,如果孔萍瑶继承房产份额,则孔萍瑶继承的份额属于其与陈兴亮的夫妻共同财产,这样就导致了老两口的财富外流。孔父在了解《婚姻法》第18条(《民法典》第1063条)的规定后,决定立《遗嘱》,将两套房的全部份额在自己去世后全部归孔萍瑶个人所有,并排除了孔萍瑶配偶的权利,符合法律规定,也实现了孔父真实的传承意愿。

版权所有  北京济和律师事务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9号楼10层 

电话:010 - 85852727

备案号:京ICP备13043925号-1


首页联系我们